要从容啊

要从容啊

“文革”高潮时,我们已经很久没见面了,忽然在东堂子胡同迎面相遇了,他看到我,却装着没看到我,我们擦身而过。这一瞬间,他头都不歪地说了四个字:“要从容啊!”

语出黄永玉先生忆沈从文的文章《太阳下的风景》。

今天遇到了一些烦心事,偶然间看到这句话,平添不少底气。

文人于逆境中应有此风骨。

harmoc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